秋深诗社

不远万里

王的浪蝶:

飞机离开跑道
地平线歪歪斜斜
故乡歪歪斜斜


白露落雪
但我还是到不了你的寒冷和孤独
草原上没有马匹
就像此刻故乡无云
爷爷坐在绿色的田野上
收割一季拥挤的牵挂


但我也不是谁的孩子
也没有什么赤子之心
纵然我对你的想念
深深浅浅
但我还是在离开时
悄悄放置好
白天和黑夜


山河浩渺
我曾经的存在
如此伟大
而又渺小


如果有什么想通的
那就是
存在即珍贵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遗忘
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没有什么可以到达


      9.12    呼和浩特

愿君永结同心结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第一日
与你说星稀月朗
与你诗词共赏
你说桃李满村落
我说花事香了老街坊


第二日
彩虹出岫共天长
你说错过的光景下次约
醉语浓情
教我不敢细思量


第三日
听你说昏烛照晨妆
这盏饮罢那盏愁
醉了心扉
相思入了肠


第四日
曾以为你说的彩虹来日方长
你却将辞别说得婉约
红尘扰扰
相逢何必少年郎


第五日
厢前月初上
不似那夜皎洁流光
无端话尽
人间此刻离殇


第六日
红烛丽影敬高堂
无人知我眉间殇
万般心事
从此付与酒一场

那个君子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你是我青灯古佛旁许下的今生誓
声声暮鼓晨钟不知天色迟
褪尽禅衣
一尘一末是未燃尽的相思


你是我信手拈来的诗词
一笔一划写不满红笺小字
女子纵身怀好胆识
亦握不住掌心得失


你是心头那颗朱砂痣
是我念青山盼明月的芳华正值
是困于眉眼间的潮湿
是我纠缠不肯忘却的当年事

爸爸妈妈,别逼我出嫁——写在第27个六一儿童节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爸,妈
万一我说
我不想结婚
别慌
我是说,万一,只是说说而已,或许,只是晚点嫁


我知道
你们最想我有个可依靠的人儿
有个好男子代你们护我余生周全
我也不是没想过接受你们的好意
只是还没找着那独具慧眼的主


我并非不用心
你们看,我走在大马路上都盯着那些俊俏的男儿
奈何名草皆有主
除了眼前玉人
哪里还容得下你家女儿


爸,妈
你们教过我的
君子不夺人所好、不强人所难
你家好女儿
偏偏是个女中君子


但凡遇上个愿意做您女婿的
我总是要上前探听一番的
支付宝里也总是留着9块钱余额领小本本
只是大概您女婿跟您女儿一样是个路痴
总是找不着彼此来时的路


我知道
今年是个吉祥年
小学同学的二胎刚落地了
住隔壁的青梅竹马给你们递了请帖
妹妹也张罗着要订婚了


您二老暂且当这些好日子是别人家的
要是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就去代我敬杯喜酒乐呵乐呵
邻居李奶奶家的孙娃娃借来抱抱
改日再还回去无妨的


爸,妈
女儿不是挑三拣四
女儿不过是羡慕你们的爱情
所以也立了誓言——非不爱不嫁
红尘绮梦,我总不能嫁给了世俗


你们再多点耐心
在这物欲横流的现世
要找着一份真情实意委实不易
没房没车不打紧
女儿必当倾尽全力寻找那个心中有爱的有缘人


万一没找着您二老也不要介怀
世道变了
就算没找到那个愿意养我的男人
您的女儿虽没鸿鹄之志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爸,妈
我还没嫁出去不是谁的错
千万别为当年不许我早恋追悔不已
再不济
您二老就当我是为了天下苍生才在三生石上抹去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你们眼里的好男儿不少
我也知道再过一个月我就27周岁过了晚婚晚育年龄了
我不是情窦未开的小姑娘
不要以为我是因为不懂而几次三番错过
也不要以为我是受了什么情伤而不肯接受新欢


虽然我也见识过渣男遇到过背叛
虽然也有着几许感情洁癖的情怀
但这些苦情戏并不能怎样伤害我
我对这世间
依然充满柔情与爱意


您二老可要学着放宽心
没有那个抢被窝的男人
家里那张1.8的大床任我翻滚
我也不用担心跟人相处不好而去纠结于怎样改掉洁癖
更不用担心笨手笨脚又懒散的我被能干婆婆嫌弃而扫地出门


若真会有紧要我的人
他必然不会弃我这根肋骨不闻不问
若真没个小伙子肯娶我
那你们就勉为其难再多给我备几年口粮
大不了我再努力一把将饭量减少一碗


爸,妈
儿童节又到了
今年的礼物你们还没送我呢
那6.10的小红包充其量也就够我吃几颗棒棒糖
不如你们再许我三年自由时光做补偿吧


若三十岁那年我还没嫁出去
您二老就当上苍见我可爱多赏了我几个儿童节
到时候我办个寿宴
也够咱一家乐呵乐呵的
那可比擂台招亲要好玩多了


万一,三年,十年,一辈子……
我还是没把自己嫁出去
你们就干脆做个顺水人情
遂了我心意如何
女儿娇贵任性,不过想要余生做一天涯浪子

萧山片段

王的浪蝶:



我亲眼所见
是路灯替我们珍藏着即将被遗忘的秘密
在夜晚极深的时候
我看到又有艳美的女子
送他们入我的梦



荒凉
我想用一个夸张而又玄乎的比喻
你像是庞贝古城
所有的思想早已在千百年前消灭
日夜间总是有许多金钱在行走
城外的人细细欣赏你们的骨骼
欲望是一座不死的火山
永恒在不近不远处
盯着你



那日我在九楼
望见两个可爱的女子
我在窗户边羞耻地腹痛难忍
就像我体内的野猫
闻到了你身上鱼肉的腥



20余层楼的边上
有一片草原
住着一位相貌丑陋的妇女
每日却有人给她送上鲜花求婚
他们到底是看上了她还是她的草



我学会了在深夜行走
凌晨二点江边会有个男子
准时地架舟捕鱼
不知道是否违法
但是每次经过
我都能看到他恶狠狠的眼神
不知道是看鱼还是看我



小区背后的小超市
卖烟卖酒卖水果
还卖一些零散的梦想
我每礼拜准时来
只赊账购买一次



住我隔壁的女孩
告诉我说她妈妈有精神病
她说她每天都有些难过
我听完马上带她
去看了一场电影



住我隔壁的另一个女孩
我第一次不会穿西装
求她给我打了温莎结
这次不用比喻
我记得



Z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
我爱看她穿着飘摇的彩色花裙
她说她上班老是没空化妆
有一天大雪
雪花落满了他的头发



2018年初的冬天
异常寒冷
雪花覆盖着雪花
江岸抱着船舶
我在打了空调的房间内
瑟瑟发抖


十一


你就像友人带给我的
俄罗斯香烟
他能把人熏成
一片废墟
安静又荒凉
让你对我无爱无憎
萧山呀萧山


十二


我没有诗可以给你
但我的朋友里尔克有


谁此时没有房子 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 读书 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
落叶纷飞


  给萧山
  4.29  凌晨三点整

断思

尘居士:

文/尘居士

夜很深
而我很清醒
抬头仰望这天
我沉入你的心底

没有窒息
却被这世界包围
然后孤独着
等待生与死

生是一场梦境
死是一次隔绝

我持你的手诀别
让开这个世界
让开这个人间

黑夜里是我的断思
悲从中来
语言破碎

哦,原来
诀别是好久以前的事
我沉没在你的心底
被世界包围

像和你拥抱一样
像和你亲吻一样
像和你牵手一样
被遗忘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我的娇惯我的不自信都是因为你们太宠我》
世间男子
千种风情
有才华的不少
帅气的也不缺
却都不是我倾心的样子

我也遇见过很好的男孩子
也想问他什么是爱情
可是,强迫症、心理洁癖、恐婚…
这一桩桩、一件件
叫我如何提及爱的只言片语

父母疼,兄弟爱,姐妹亲
这大概是我没能学会如何去爱的借口
那些被爱的年岁
把我变成生活的低能儿
也让我不知怎样去爱你、照顾你

20岁,他们笑我日后会不会出家为尼
我想,怎么可能
27岁,我工作之余别无他念
只是养养花看看书写写字
戒了酒,偶尔吟两句诗

他们总说
女人到了30岁就要掉价
这样看来,我还可以任性两三年
学会无视他们的焦心
学会曲解他们的“善意”

过了会动心的年纪
遇见再好的男子
大抵也只能擦肩而过
唯愿余生
我还是那个不问风月的淡然女子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诗/@幻漪。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如同阳光倾泻
如同柳絮飞舞
如同光影里层层叠叠的
动人的深浅和温度

人间的四月
早樱之后的初雪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给了我一束光亮
以及一生的可能

故事的序章在二十年以前
而它的结局在数十载以后
我在尘埃间起伏穿梭
而你依旧
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今夜星空真美

诗/@幻漪。 


(中文:今夜星空真美。)

每一颗都垂眸看向你我
冰冷沉静
而又慈悲温柔
但每一颗都不属于你我

星空那边
是浩瀚未知的宇宙
光亮和黑夜各自的尽头
或许是太阳和白昼

星空之下
是各自安好的你我
你知道我之所求
我亦懂得你启程的初衷

一如既往的星
垂眸看过所有的你和我
它在此刻为我慈悲地沉默
也为你明灭不息地安静守候

少年和少年的心事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少不更事的调笑
未曾予卿一回眸
他乡匆匆一瞥,匆匆一别
重逢终不过一场邂逅

我将心事搁浅
在梦里下雪的村庄
踏雪归来
见那树头嬉闹的姑娘 

姑娘,她说喜欢屋头的紫藤花
亦爱我白衣胜雪的模样
我掌中种下的一帘幽梦
亦是她守候的念想

纵身一跃的雀跃
我翼翼的接过盈盈小手
谢我风华未改
谢她俏皮依旧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扯谎的梅枝》

花蕾破了雪
像是女子遇着了意中人

欲说还休半遮面
却始终是藏不住
亦如我的爱
日月悠长,终现端倪

只好告诉你
喜欢你,不过一时兴起

王姑娘,你喝多了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你喝了些老酒
醉倒在更深露重的桃林
蹙眉的模样
疼得我旧疾复发了


我又喝了整整一坛子醋
还随手写了三两句诗
你忽然就笑了
我看见了


昨,见过你缀了星星的笑眼
不知为哪家少年郎
月色化进了酒坛子里
你住进了我的心房


腊月寒霜
凝成了鬓角微凉
欲把梨香换桃妆
去寻我语笑嫣然的王姑娘

尘居士:



文/尘居士

我知道
一世凝眸
是时光斑剥老去的新绿
我藏在你古老的梦里
注视你轮回时穿越过的路口
请为我捧一盏灯
照亮我十世不灭的目光
黑暗里的尘土
是我风化的印迹

我怕
所有缘份错过
眼前纷乱的岁月
像一条沉寂的河流
我想躺进你的心里
沉睡

无尽的沉睡
十世寂寥
围困众生的爱恨
我在黑暗里孤独地等待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知道何时开始寻找
你在何处
将去何处

你还来吗

这世界如此大
若没有爱
我该如何离开

如何
走下去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敢问姑娘芳名》
酒喝到一半
你笑靥如初见
年轻时候的故事
我始终
舍不得它随岁月酣眠

游历人间繁华万千
我看得够这山水
看不够你如星辰般的眉眼
我避过俗世风波
避不开你衣袖翩翩

你的相思爬上了谁的窗棂
我不顾不管
我只晓得
梦里绽放的
是你的一世欢颜

古今事
乱我心者
只你一件
都说往事如烟
你却教我相思无减

想跟你闹脾气
问你为何知我情意绵绵
却缄默无言
又不敢闹脾气
怕你赠我空牵念

我还记得你要的细水流长
你早已忘了我的誓言旦旦
如果浮生一世非要有代价
在你的情场里沦陷
倒也算得上是功德圆满

此生
心上眉间
但凭姑娘独占
愿我还是那个青春的莽撞少年
还能拥你入怀护你周全



未时歌•泥巴

文/何小荷

我走到了悬崖边上,我很乐意跳下去
要么飞到云端,要么摔成泥巴
我撒泡尿照了照自己的模样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坨乌漆吗黑的泥巴

我喜欢了一个女人,我很想告诉她
要么她开始讨厌我,要么她更加讨厌我
我写了一首诗来照照自己的模样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把毫无顾忌的刀

我开始想流泪了,我没有流出来
要么流往眼角,要么流往心间
我只记得她是我魂牵梦绕的味道
原来我本来就是一个孤独的亡魂

我还是喜欢她,却说我不再喜欢她
要么把自己的嘴闭上,要么把自己的耳朵闭上
嫉妒是一把绞得人心碎的刀
茫茫的天地间,去往何处,去往何处

未时歌•犀香

文/何小荷

如是说,生犀不可烧,燃之有异香
如彼言,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她来时,我便从她身上的少女味道开始沉吟
子不语,偷香者输了一场未曾开始的纷争

每一抹突如其来的犀香都是一场初心的动乱
那被生活和时光的尘埃埋葬的少年
一如当年的在情事里仍旧毫无招架之力
她的脸挨着我的脸,她的头碰到我的头

她那不经意间的耳鬓厮磨,她那不经意间的闯入
如同那不知何来的妖风,吹皱一池无波的死水
轻而易举地只花了一个念头去动情
却需花无数个念头去苦恼,去嫉妒,去忧伤

可是少年郎,那肇事者一点儿也不知道啊
可是少年郎,仅凭虚无的犀香何来的爱情啊
可是少年郎,你可是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啊
可是少年郎,她目光的尽头并不是你啊

夏至·梦里水乡

梅雨天的闷热和时断时续的雨水

六月的夜里蒸出了栀子妖冶的香

想去西湖边上寻个茶馆

听雨脚落在瓦檐上

和着竹椅子吱呀吱呀的轻响

看荷花尖尖的金红

在西湖水波里荡漾

梦里水乡无远近

夏至人应无恙


迟锦

词不达意

王的浪蝶:

我靠着墙壁自语
或许也靠着黑夜
你的脚步声在楼道中叮当作响
但并不代表我离你很近

我讨厌香烟
但每晚又愿意点上三盘蚊香来驱逐虫蚁
我害怕慢慢燃烧的时间
但并不代表我畏惧生命苦短

我有时拉着友人询问
你是否拥有爱情
我拼命捕捉你闪烁的目光
但并不代表我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我时常感觉到失望
从一本书到茫茫的海港
我时常对着你泪眼朦胧
但并不代表我有话要说


6.21 凌晨 又失眠




洞明:

《节节失利》
那一天我考试失利
心情很不好
早已忘了眼前人是心上人

那一天
你怯怯的问我
没有把握的事是不是不要轻易说出口

一句余怒未消的“是”冲口而出
后来,你什么都没说
我也什么都没说

那一天
挂考、失恋
分不清孰轻孰重

那一天
我疯狂的去拍花
疯狂的按下快门

美丽的风景能净化心灵的浊气
却并不是每一个独坐莲花的女子
最后都能修炼成仙

不晓得
我要说的故事那么多
你备的酒够不够

对不起

洞明:

没能有幸让你娶我
未必是我不够优秀
或许只是我不对你的胃口
对不起
很遗憾没能让你爱上我


没能以身相许于你
未必是你不够争气
或许只是不合适
对不起
很抱歉没法许你空欢喜

洞明:

《答案》
我做到了
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却不敌她出场时的万分之一
人们安慰我说
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过几个人渣

只有我知道
你妈妈不是不喜欢她
不过是害怕从此这个女人要与她分享你
所以后来权衡再三
她宁愿选择我

我做不到你说的相忘于江湖
只愿老死不相往来
从此冷暖不必相知
尽管再见时
你还说着那句“好久不见”

原配的仇
终有第四者来替我报
我大可不必受你一句“各自安好,彼此幸福”
尽管明明巴不得你们无疾而终
终究没底气的说出那句“别来无恙”

我不是放不下
只是不甘心
不信你看
没有你
我照样活得潇洒

据说你没有爱上我
是因为天秤和巨蟹天生相克
我只是遗憾
为何要遇见你
然后爱上你

洞明:

《佳期》
你说
等我逛完梦里江南
就来接我回乡

明信片记录着
我走过了二十四座城市
却没等到哪一个有你风雨兼程的十里红妆

我只是眼睁睁看着
廿四桥边的芍药
红了三年时光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忽然想起那首《断章》

你说
等我拍完春天的第一百零一种花
就会回到我身旁

数数单反里的红颜印迹
才够五十二帧
可是春天的尾巴我追不上

依稀当日君行处
草木落地生根
连理枝情意绵长

候在岁月的风口
飞花逐叶只能我来拾
谁的失落欲盖弥彰

润物细无声

王的浪蝶:

几万米路
春雨如约而至
有一滴雨就藏着你的人生
希望你温柔地抵达

大地总是无以为报
只能让失落人的夜晚
不再漫长


3.30

桋椿居士:

一个女人和五滴眼泪

黄昏时分,旧城又露出百无聊赖的神色
我想,不如,让我们
扮成陌生人
去一个漆黑的小剧场里相遇吧

那不是个声音繁芜的百花盒子
住进去,就抵达了事物的核心
我们化身娴雅的宾客,银装素裹
检票员不辞重复
超然地揭开命运的帷幕

我们毗邻而坐
假装别无选择
迷离光线因编织而温暖
年轻的演员舞蹈着抖落千年的剧目
领带、丝袜、镜框
黄金、马匹、海浪
被接连不断地抛进黑暗

在幕间,勺子坠地
我们侧耳倾听
并审慎谈论把它当作严肃的乐音

也许某些装饰元素比戏剧本身更具意义:
什么是音乐?什么又是呜咽?
我们费劲地描述了一会儿日用品的漂浮异梦
随即又回忆起人造的悲情
谈话的姿势逐渐掩盖了内容

你进而邀请我走到门边
“啊,你看,尽管相似,这并非
我们前来的世界”
寒风替我吻了吻你微汗的鼻尖

你说你是个虚构作家
多年来窥视过不少生活
我说我只偶尔写写日记,在社交平台
譬如今晚我可以写下:
“@布拉格@黑光剧(回车)
女演员的眼睛就像蓝丝绒的夜空”
你大笑,又默契地
隐身于我黑白相间的沉默

好了,矜持的陌生人
既然我们不会再相见,就让我
送你一件从另一个世界舶来的礼物吧
(在那儿我们的故事可枝节横生)
看见天边屈指可数的几颗星星了吗?
那是我的自画像——
颠扑不破的眼泪,由阴影托举
它能燃烧这座死去的城市以爱情
现在,你拥有它
就同时拥抱了新生的肉体与衰老的魂灵


个人公众号:迷幻蘑菇(magic_truffle)

洞明:

《浮生忙乱,吾心忧思》
傲慢光阴
一词一句曾落我笔下
清欢滋味
友人写过一沓又一沓

是怎样的一个不小心
还是迷迷糊糊的不经意
我早已忘了曲中心绪
你却赋予情怀一席

我总说少年当羁旅天涯
才不负那逐梦的年华
叹那浮生未歇功名未就
我却不知道乡思如何放得下

江南果真是传说中的的风景如画
抬头望月月无暇
只是我突然有点想吃臭豆腐、小龙虾
还有12岁那年喝过的白沙

岁月

王的浪蝶:

夜晚十一点
又见雪白的手电在远处不安地照射
不知是窃取还是寻找
身旁的三栋楼房安静地没人言语

从温良的春天到寒冷的冬天
对面的六盏街灯每每守时地亮起
一夜又一夜
肃穆而憔悴 欲言又止

51路每天有人乘坐
如果哪天我离开了
希望你记得我
每个周末的午后
乘你坐到底站
孤独地等待

写过又写的马路上
今晚没有谁的怒吼声
那我们今天就必须狂欢

每天重复重复
看着桥梁上来往的人群
木讷地像是重复一种仪式

球场旁树荫下安静的三张凳子
我是最爱你们的人
想起去年冬天的深夜
拉着友人不厌其烦地高声谈论
关于梦想与人生
不顾你满脸的风霜
那是我唯一感知到的年轻

三公里外破旧的电影院
周末去看一场电影是我最庄重的事
每天在这个慵懒的城市转悠
还是到不了你要的未来

最后还要提及所谓的爱情
会不会难免落俗
隔了两个月三天后再能见你
但我好像没有爱人的能力
你就像我隐秘的心事
就像孤单的冬夜落雪

2.17






生日

王的浪蝶:

二十年我沉默不语
或许是不喜欢自己的身世

我可能是生于鱼和白鹿
可能是生于烟火坠落下
模糊的游子的泪眼

可能这一生也是虚耗
不能和你浪费更多时光
不能在硝烟四起的时代金戈铁马
我愿做渡你过河的温良的渔夫

年年岁岁
恐怕都是为了等待
等待日出日落船只离岸又靠岸

如果有什么愿望
那也是我的秘密
想在青草地边
等你倚马归来

1.28

别后余生

洞明:

她和他
说好的好聚好散
到头来却是没想到的阴魂不散
分别数年后的再见
车厢里的相对无言


为她搭起的秋千架
酒过三巡后的玩笑话
他问她
旧些事
可放下?


以为忘了是哪一段年华
开口却是
她问他
她和她
如何作答


眼前人
早已不是从前那对少年人
谁也不必假装有多情深
不如趁思绪不乱
各品岁月余温


情节里没有不朽的红豆
谁也记不清是怎样一句约定
她不过是去看洛阳牡丹
却不是去寻他以为的一世长安
他也不曾忆起说过的同游江南


纵你再不是她眉间朱砂
她亦不在你画中笔下
宣纸上晕开的愧悔
以为断不了的牵挂
终究被岁月抚平了旧伤疤


她起身的告别
眼角唇边
皆没有欲说还休的思念
姑娘越走越远
故事也越走越远


南下的绿皮车
淹没来时路的风雪
还有窗外不肯落幕的黑夜
你以为是免不了的辗转反侧
其实孤身一人又有何不可

B面迷路

人人都说人生是一条路。

迷路。

走在迷路上的你

背着孤独拿着剑

马不停蹄一意孤行

荒原你也走过了

烟雨你也走过了

天地间仿佛就你一人

这样伟大地孤独着。

 

上述数言,都只是真实的A面

 

B面是这样的:

荒原上有你的郭靖

烟雨中有你的书生

你行走在天地间

背影却不孤独

还有更好的事情呢

总有人在某个命运的时候

或许会是山穷水尽 

也可能是穷途悲歌

那个人

解下你的行囊

抖落你的孤单

挑灯替你拭剑

还你明镜心台


迟锦

洞明:

《我在等雪下》
你说等下雪的时候
我们就一起回家
我偷偷告诉父母这个消息
他们笑我一脸痴傻

第一天我在咖啡馆里喝了一整天的摩卡
后来只等到夕阳西下
第二天我去商场买孝敬二老的新年礼物
却被售货员告知新品还未上架

直到后来想起你一个礼拜没露面了
才意识到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么个人渣
我都吃了第十二个饺子了
还没接到你的电话

你从Galatea的家乡出差回来
告诉我“咱们可以先回家”
你说尽管是个暖冬的日子
我们也可以在家里等雪下

我跑过去抱住你
说着相思的话
你摸着我的头轻轻将我推开
嘲笑我怎可失了新娘子的优雅

记起自己前几日的胡思乱想
怎对得起你手中捧着的嫁纱
抬头撞上你春风渡水般的笑
我问你想要怎样的报答

没说出你想要的以身相许
而是自顾自吐出若君临天下
定拱手让你
许你一整座江山的雪花

你说你又算错了
女人的脑补真可怕
该罚我写一万首诗
每句都是给你的情话

  1/18  
 秋深诗社正式成立于2013年7月22日。目的是让诗人、诗歌爱好者更好地交流、学习、进步。促志同道合者形成凝聚力。
 “秋深”二字取意于海子诗歌《秋》——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希望我们像一群为诗歌而集合的鹰或者像一个王一样,写诗,生活,得到该得到的,丧失该丧失的。

秋深诗社QQ群:
1群:281557954
2群:289384018
3群:66022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