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深诗社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诗/@幻漪。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如同阳光倾泻
如同柳絮飞舞
如同光影里层层叠叠的
动人的深浅和温度

人间的四月
早樱之后的初雪
你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给了我一束光亮
以及一生的可能

故事的序章在二十年以前
而它的结局在数十载以后
我在尘埃间起伏穿梭
而你依旧
从枝叶间飘然降落

今夜星空真美

诗/@幻漪。 


(中文:今夜星空真美。)

每一颗都垂眸看向你我
冰冷沉静
而又慈悲温柔
但每一颗都不属于你我

星空那边
是浩瀚未知的宇宙
光亮和黑夜各自的尽头
或许是太阳和白昼

星空之下
是各自安好的你我
你知道我之所求
我亦懂得你启程的初衷

一如既往的星
垂眸看过所有的你和我
它在此刻为我慈悲地沉默
也为你明灭不息地安静守候

夏至·梦里水乡

梅雨天的闷热和时断时续的雨水

六月的夜里蒸出了栀子妖冶的香

想去西湖边上寻个茶馆

听雨脚落在瓦檐上

和着竹椅子吱呀吱呀的轻响

看荷花尖尖的金红

在西湖水波里荡漾

梦里水乡无远近

夏至人应无恙


迟锦

宛如所有

逾子:

因呼吸的喜悦而获得的生命

因情感的环绕而获得的苦痛

因泪水的温热而获得的领悟

因血液的沸腾而获得的成就

宛如所有 无一不同


想象停留在别人的故事里

然后成为现实之中微小的一部分

感伤和喜悦十分精确 

这些杂碎的一片又一片

在光芒下变成一个透明灿烂的个体


总以为是人和世间的独一无二

总以为河流中尖突的石块只会划破自己的双脚

斂起其中一颗

以为在其余人的河流之中将会变得圆滑

然而遍地的河流都存有鲜血


如果追寻着猩红色的踪迹

也许能找到河流开始的地方

开始的地方生命也将死去

人们在那一处会聚

手掌上安静的碎石

宛如所有 无所不同



B面迷路

人人都说人生是一条路。

迷路。

走在迷路上的你

背着孤独拿着剑

马不停蹄一意孤行

荒原你也走过了

烟雨你也走过了

天地间仿佛就你一人

这样伟大地孤独着。

 

上述数言,都只是真实的A面

 

B面是这样的:

荒原上有你的郭靖

烟雨中有你的书生

你行走在天地间

背影却不孤独

还有更好的事情呢

总有人在某个命运的时候

或许会是山穷水尽 

也可能是穷途悲歌

那个人

解下你的行囊

抖落你的孤单

挑灯替你拭剑

还你明镜心台


迟锦

那天的一首歌

文/海边小屋

那天 

漫步街头

一首歌

轻缓的音符

只在耳里循环跳跃;

那天

不想走开

那个乐队旁

拾起的云杉吉他

开声后恰好的共鸣

融入那个混音的和弦;

那天

一曲轻声细雨

流连高低把位与指尖

一弦爵士电音

诉尽世间波澜不惊

那天

风很轻、云很迷

灰暗的天

几零飘落的叶

素描整个宇宙的冬季.


城市

维以不永伤:

 

一个肥胖无比的女孩攥着甜筒

跳上了一辆破旧无比的人力三轮车

 

篮球少年斑马线上忽然背后换手运球

过掉了十几个防守凶悍的梦游队员

 

流浪汉掀开垃圾桶喜获半瓶冰镇可乐

瓶身的水珠沿着他的指缝老泪纵横

 

浑身白点的民工蹲在正在装修的街头吃饭

像一群喜鹊盘踞在槐花落了一地的村口

 

男人刚刚吻别一个烟蒂的嘴唇吻上了

刚刚吻别另一个烟蒂的女人的嘴唇

 

一团稀薄的有案底的乌云被风吹往南方

坚持不到救赎之地即将灰飞烟灭

 

远处玻璃大厦渐次荧煌令天空愈发黑暗

棚户区一盏小灯独自醒来让迷途陡然温暖

 

2016/8/9


自远方来 复远方归去

冬日里来了一个人
一壶酒一支笔一个未来
兮兮几笔勾画描芡
一山一湾一月

三巡酒后
那人开始说话
山是你 湾是你心中之物 月是不可及
你自知何处而来何处归去否

我从远处而来
山非我 我处处留影
我手持刀刃 划破月湾
泼墨纸屑溶于酒水

心中之物是空无一物
不可及是爱云云
情感事物从不在具象之间
因自远方来 复远方归去

给安庆

王的浪蝶:

昨夜我梦见
你泛黄如处子的羞涩
淹没在长江水中
麻木的安庆

夜半我睡在温暖的鞋子里
在这里我将烧掉我所有无用的诗歌

希望你醒来再看看这个世界
我们空虚地
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天上落下灰色的尘土
女人褪去衣衫
化作泅渡的鱼


2016.7.7 于离开安庆的火车中



夏之一隅

迟锦


夏是清淡而悠长

以树梢燥热的阳光而始

至荷塘沁凉的夜风而终

周而复始


夏是清闲而悠扬

手倦抛书,支颐微歇

梦里是山道的树荫

耳边闻虫铃之清寂

漂浮于花香之旖旎

对坐赏落满金荷的夜雨


夏是清寂而悠然

枕簟微凉

长日微醺

赤脚踩过河边略烫的石子

屏息唯恐扰了明灭的萤虫


夏是清净

也是圆满


岛屿

文/幻漪。

漂泊成一只孤舟

或沉或浮

消失后杳无音信

时间的大海平静

醒来时繁星坠入梦里

在喧嚣里静寂

终其一生修行一人

间续地路过、错过、借过

喝了一坛酒就仿佛醉生梦死过一回


生来便是一座岛屿

不必强求

开满蔷薇也好

遍地荆棘也罢

偶尔凋零偶尔泛滥

不过映衬一棵自我的树

把故事都刻入年轮

其余的朝向天空和土地的沉默

听一夜雨就好像听了一世的山河永寂


篇章谢尽

烟川依昔

岛屿

岛屿

孤独

王的浪蝶:

有时候我像一盏
憔悴的
不肯熄灭的油灯

积攒了黑夜中许多
不为人知的感动
都深藏在我心里
两根秘密相恋的灯芯之中


2016.5.23

岁月

王的浪蝶:

如果可以
我会在这条长凳上睡上一夜
让你来告诉我
这座城市何时入眠

后来我可能会向你提起
这里永远拥挤的公交
人头攒动
他们争相恐后地想抵达
拥挤的爱情

我想告诉你
这里荒凉的城墙
蜿蜒曲折
一直到一个没有终点的山头
而那里
我始终没有去过

我会向你提起这里曲折的河流
岸上走的
船上坐的
摇摇摆摆
一晃就是几百年

我看到的树木永远苍翠
枝头结满的
像是幸福而又孤独的人潮
又像是一个个秘密
铺满傍晚晶莹的沙滩

我也许不会向你提起
我最后还是回到了这条长凳上
搁上我的一只脚
闭上眼睛
数一数我十九年的岁月

我可能会向你提起
我头顶的那片树叶一落
就凋谢了整个春天

2016.4.9







微博热议话题“我有一壶酒”

洞明:

其一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余生。
醉时疑梦里,醒后复良辰。
披衣拜明月,夜色满仙樽。
弱水三千盏,惟敬有缘人。

其二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余生。
莫说从前事,毋邀故乡人。
茶韵幽幽嘬,清欢落落饮。
昨日摆渡者,他朝共青灯。


历史

王的浪蝶:

想起你的美丽
我浑身颤抖
想起冬日的某夜
你枯黄的手指
锋利如刀
如恐惧

草原上的羊群
风雪下颤抖的土地
以及匆忙赶路的行人
都与我有关
无法逃避

在一天
我渴望回到山顶洞人
凿取微弱温暖的火光
照亮一颗受伤的石头
藏进体内
于是第一次
我们有了心跳

多年后
我或许还会饮酒
只怕干涸体内那条
受伤的河流


12.29

日记

王的浪蝶:

想起八岁那年
我捧着一本《资治通鉴》
读了再读

而现在
有一年
两年
甚至三年
我没有看完一本书
读完一篇小说

或许这并不是退步

我过早目睹了一些古往今来
或者风花雪月
这使我无用的诗歌
逃不掉一些愚蠢的抒情

现在我开始思考一些死亡
沉迷于一些无聊的事物
有时我总会无端地肯定
这世上不会有一种创造贯绝古今
也不会有人永垂不朽


12.27

寒冷

王的浪蝶:

我首先想起大地
想起肚子被剖开的
雪白纯洁的鱼

然后我想起大地上
美丽的人互相谈笑嬉戏
我想起贫穷的人在寒风中颤抖
怒吼
如你高潮后的一阵呻吟
原始而又神秘

我想起一切与我无关的事物
包括窗外一棵被冻僵的柳树
和另一棵被冻僵的柳树
他们将在今天
成为死去的泥土
或是共赴远方的旅人


2015.12.21

夜雨片段

王的浪蝶:

我相信这世上
会有一滴雨
藏着我的魂魄
在遥远的路程中
在南方
同我的时间
一起冰冷

也许这世上
本没有遥远一词
我们的距离
或许只是冬天的一场风雪
或许是雪中某人的一声轻叹

时间走地很快
仿佛一场大雨
大雨仿佛来自深海

想起曾经同样的一天
你撑着伞
用力隔开风雨和泪水


12.10

十七岁

文/幻漪。

擦肩

即是瞬间

我们看着别人的风景

像是不拘于时空的永远


不朽

似是永远

我们听着今时今日的歌

无知无觉地翩翩成瞬间


无一而终

来不及告别

这一场电影散成沙粒

被风雨腐烂成清新


于是我们在自己的年华里凝成瞬间匆匆终老

却在别人的岁月里风华正茂熔为永恒

泛泛

文/幻漪。

拾捡起干净的碎片

时间

把那些曾经遗失的

都镌刻出痕迹

以往说不清叙不尽的

都凝成了诗句


粉碎过去的过去

光阴把岁月的尘埃洗清

于是河底的砾石明晰

露水穿透了不朽的坚硬

灯火澄澈

天边的一缕狼烟

也被纯粹成风景

梦白引·秋寻

文/幻漪。

我丢了自己

翻箱倒柜里

散乱的字句

和情不知所起的言语

亦不知所终


嘈杂的人声被录进耳机

等待在十字路口的却是寂静

白昼

茉莉浸染着雨水泛黄

黑夜蚕食走影子和香气


找不到的自己

回不去的故乡

在记忆的边缘叫嚷

拥抱着我

说是愿意别离


桂花穿透这鬼魅

未曾喧嚣已然岑寂

她替我说着

说着月迹和传奇

说着秋风常把梦偷去


据说被偷走的梦里

黑夜不敢猖獗

故乡在我脚下

我搂着香气

找到了我自己

百合、水仙与夜

文/张小丽


垂头摇曳的水仙,

挺起你柔软的身躯,

别再顾影自怜,

今夜凉风徐徐,

穿透我们的肌骨。


一朵月亮向我龇露獠牙,

在地面洒下潮汐的嘶喊。

街景在倒退,倒退,

以它们来时的速度,

拥入夜的帷幕。


二月二十九,在这天我们打了照面,

冬末的风中掀起了夏的燥热。

洁白而美丽的你

倘若仰起头,

施与我致命的毒素。


漆黑的高楼便是城中巨兽,

在微红的天空下喘息。

一盏接一盏地熄灭了,

它体内循环的人造血液,

泼向令人眩晕的霓虹招牌。


你并不是,那插在瓶中的

装饰花卉,香气四溢。

我可以驯服你,也可以

屏息潜入水里,

成为你挚爱的倒影。

虚无之境

王的浪蝶:

想起桂树下
井边打水的老僧
桂花落了
还了他半生雪白的头发

想起那天
并没有人远走他乡
明日应是月光满径
灯火阑珊处
有情人眉眼如初

难道你还会相信
生死
轮回
与命中注定

孤独路过我的身旁
像夜色中划过雪白的鸟

2015.9.24

无题

王的浪蝶:

三百公里路
如果我不知疲倦地
要走上三天三夜

三千公里路
如果我风雨兼程
要走上三十天

三万公里路
如果我是玄奘西行
也许要走上三百天

三十万公里路
……

别傻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长的路

所以说了
所有的远方
其实都是百折千回

2015.8.22

夜行抄

文/幻漪。

潮水打湿了夜

月坠进傍晚的漩涡里

我坐在牙尖儿上

飘过整片江湖


风他过了个圈

为支离破碎的爱人染上唇彩

阴阴郁郁地走了

疯疯癫癫地散了


芦苇的眼泪漫了上来

染着火焰的青色

不说话

只一程又一程地送着


我跳下城墙

看见一林撑起黑暗的树

划破天际

抽离出隐隐的光线


有人在说着曲故事

曼珠沙华幽幽地开了

不老不死

亦不生不灭


阖上门

掩尽了离别和黑夜

大雨如约

浇没了最后一声再见

投一瓶西红柿酱

文/白蘇子

用力投一瓶西红柿酱
到大海里,是失去
西红柿酱
还是得到一片
甜味的海洋

用力投一只剪尾黑燕
到火焰里,是失去
远飞的羽翼
还是得到一夜
燃烧的温暖

用力投一双诉说眼神
到你眼里,是失去
找寻的孤独
还是得到一场
栖息的雨痕

未时歌•归期何期

文/何小荷


芒果花已经凋零在了我路过时

更听尽了蝉鸣里空寂的禅意

一株椰子树在夜里偷偷落了一发

梦醒时分手心的幽香是谁的发香


是一只短尾猫在舔舐我的脸

它听到了藏的极浅的思念和孤独

我在幽暗的城池与高塔上等风来

化蝶时双翅舀起的风吹散烟火


烟火余烬飘散到时间衔尾交颈之处

落在女子清香的鬟髻里重入轮回

听说桃花又开时我将睁开眼眸

可当我睁开眼眸时桃花结遍了桃子


撷一枚桃子在手心不食而嗅清香

是在她的背后偷嗅了千百遍的孽缘

白墙绿玻璃里堆满书的反着光的桌椅

她坐在前边看书,我坐在后边看她


未时歌•忧伤慵懒

文/何小荷


夜雨是那么忧伤的,无人注意的

那只能是往心里流淌的,无人注意的

它们叩在许多被揉碎的往事里,亦无人注意

那一场分离是不是在一个骤雨初歇的慵懒的早晨


岁月饶人之处是终究不可抹去的执念

盯着天花板回想一场分离,忧伤慵懒得来去极慢

她是开在心里的野花,妍媸只在一念之间

她开时岁月如歌,她谢时生死平淡


她是那么慵懒妩媚的女人

她心里亦有不可抹去的执念

我知道我远远望着她便够,我有我的孤僻敏感

我终究不能成为一个她喜欢的阳光的人,我有我的执念


生活平淡得像那花开千百遍的花坛

花团锦簇时,却无人愿意为之歌为之泣

真正惊心动魄的只是开在心里的野花

她开时岁月如歌,她谢时生死平淡


偶遇

王的浪蝶:

四月
仿佛所有的事都是匆匆
我在三个能遇见你的地方
只见了你一面

你红色的帽子
就像是玫瑰色的猛虎
一日细雨不止
一日是晴

而你温柔的眼睛
明媚了我的故乡
每一片树林


——记四月 绍兴
2015.8.13


浮云蔽日

文/亶朴

正午头顶路过一座冰山

来解夏日炎炎的渴

骄阳骤然冷静下来

温柔舔舐炙热的烫伤

于是,你也哲思起来

通透如一盏茶沁入肺腑

 

就把全部的你的过往收紧

借助一场风的绵薄之力

缓缓注入一柄针叶的锋芒

你会与它们一起颤抖

不论再如何紧抱

正如没有人不对过往唏嘘

你也同样

 

正午远没有你想象的夺目

倒添几分日暮西沉的凉意

此刻,一期一会

人生必经之境遇

也如这般无可奈何

行走在夹道幻壁

唯有弄影逐花舞

 

就将你的无法释怀统统卸下

任谁被搁浅还有谁去远航

那雁的远方再远

迷途也知返;

你目送

一再挽留的那些离你而去

你拥有

毫不在意的这些坚守不弃

殊途也同归

 

于八月/浮云蔽日

  1/13  
 秋深诗社正式成立于2013年7月22日。目的是让诗人、诗歌爱好者更好地交流、学习、进步。促志同道合者形成凝聚力。
 “秋深”二字取意于海子诗歌《秋》——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希望我们像一群为诗歌而集合的鹰或者像一个王一样,写诗,生活,得到该得到的,丧失该丧失的。

秋深诗社QQ群:
1群:281557954
2群:289384018
3群:66022276